在三萬呎高空遇見父親:西安臨潼悅椿酒店之旅PART 1.

FacebookGoogle+LineSina Weibo

father

■  文字 / 攝影:夏金剛    ■  模特兒:陳遠如        

■  感謝:悅榕集團台灣行銷處西安臨潼悅椿溫泉酒店華航精緻旅遊中國康輝西安旅行社


爸爸得了帕金森氏症,除了忘東忘西、關節力量退化之外,其它並無大礙。

家人把父親的症頭視為老化的必經過程,並沒有特別上心。

直到2010年1月6日,他從客廳柱著柺杖,準備去餐廳吃晚飯時,無預警的以後仰的姿勢摔倒。

這一摔,把全家摔進了另一個世界,也把老爸的記憶和智商,從八十三歲摔成了七歲,中間七十六年的人生,就此無影無蹤。

人到了一定的年紀,會開始關心父母的人生究竟怎麼過的?

興許是,自己也嚐盡了成家立業的酸甜苦辣,每當站在十字路口與失落挫敗前,總想從「父母當年怎麼走過來的」那兒尋求解答與慰藉吧!

可惜,當我終於獲得足夠的人生智慧,有辦法領悟父親所作所為的一切心理動機時,我們已經無法交談了。

我再也沒有機會從爸爸的口中,聽見他是怎麼關關難過關關過。

我沒有遺傳到父親的帥氣,殘念…


2015年8月21日,我搭乘中華航空公司CI-561班機,從台灣桃園機場飛往中國西安。

我的工作是旅遊攝影,這次的客戶是全球三大奢華度假村之一的「悅榕庄BANYAN TREE」,報導標的為該集團旗下另一奢華品牌「悅椿ANGSANA」在西安臨潼全新開幕的五星級溫泉酒店。考察團成員包括了十三位媒體記者與十五位旅行社業者,再加上悅榕集團台灣行銷處和華航的人馬,總共有三十三人,聲勢相當浩大。

我是唯一受邀的部落客,有幸向TVBS、中國時報、經濟日報、壹週刊等主流媒體學習,對我日後的採訪觀點與工作模式,肯定有很大的幫助,因此我滿心期待與他們共事。

同行媒體包括:旅報週刊、AZ旅遊生活雜誌、經濟日報、中華賓士、壹週刊、中國時報、TRAVELER Luxe旅人誌、旅奇、美麗佳人、TVBS、中華民國高爾夫球場事業協進會

同行台灣旅行社業者包括:五福、行家、雄峰、燦星、廈航、上順、百威、易遊網、東南、喜鴻、西南、雄獅、鳳凰、山富、康福

不過,最讓我開心的是,由於父親曾經是華航的機長,因此,對於中華航空公司,我總是有股難以言喻的親切感。

縱然老爸已經退休二十六年,機型早就更新了不知道幾代,但我一走進這架可以乘載313人的空中巴士A330-300廣體客機時,仍不免想著,這裡是父親的地盤,他對這兒的每根螺絲釘都瞭若指掌。現在的我47歲,剛轉換跑道三年,未來仍黑不見底,反觀老爸47歲時,已是技術與經驗攀向顛峰,被後輩尊稱為教官的正駕駛呢!

我的手輕輕拂過椅背,心中湧上一股暖流,感覺親切又驕傲。

華航空中巴士A330-300廣體客機可乘載313人,是目前台北/西安航線載客量最大的機型。

從桃園飛西安,要三個半小時,悅榕集團和華航十分慷慨的邀請我們夫妻體驗商務艙,享受最尊榮的服務。

於是,在飛機尚未滑向跑道之際,服務就已開展。

空服員送上冰水,接著遞上滾燙的熱毛巾,讓我抹抹臉和脖子,我順勢換上純棉拖鞋,身體陷入寬廣的皮沙發裡,忽然覺得好輕鬆,甚至有種回到家的慵懶自在。

班機起飛時刻是1310,起飛不多久就要吃午餐了。空姐送上menu,我告訴她自己有一個部落格,希望能詳細報導商務艙的點點滴滴,她聽了之後建議我在東西兩類料理中,選擇台灣文化饗宴,較有特色。另外,她自己吃過松阪豬套餐,非常推薦。

待飛機攀爬到一定高度,安全帶指示燈熄滅後,便看見空服員開始忙著備餐。一部分空服員則在每位乘客的小枱子上,舖上鵝黃色繡緹花的桌布,帶著一種象徵的點綴,盡其所能降低塑膠的冰冷,並讓旅客宛若置身高檔餐廳。

上餐時,空姐不是用推車,而是一份一份從廚房端過來。端來的餐盤上也墊了相同顏色質料的桌布,十分講究。她很貼心的問我,您的餐要不要晚點再上?您先拍攝夫人的餐,不然我怕您的餐冷掉。

當然好。

台灣文化饗宴的主餐是擔仔麵,肉燥和湯頭都很道地,閉上眼睛,那滋味和坐在掛著度小月燈籠的路邊攤矮凳上呼嚕呼嚕吃著的經驗,相去不遠。但睜開眼睛,不免覺得餐具白得太耀眼,如果是個有污漬有缺角有藍色飾紋滾邊的老碗,該多有台灣味呀。我只是隨口說說,當然還是精緻的餐具符合國際觀感。

我在拍攝的同時,忽然閃過別的念頭:好像沒在飛機上吃過湯麵?不知道這有沒有特殊技術需要克服?

小菜三碟,麻醬拌菠菜、茶葉蛋以及肉末四季豆,真個兒是小菜脆、汁開胃,新鮮好吃。

其實,餐盤端上時,在視覺上讓我大為心折的是一盤沙拉涼筍,廚師把黃瓜切成如紙片般薄,再將剛好可以一口吞下的筍塊包裹於內,因為它,餐食整體有了藝術品的質地。

至於松阪豬肉餐,也毫不遜色,十分夠味。

我喜歡將旅途上一切所見所聞,分享給我的讀者,所以,我希望拍下款待我的空中小姐,遂上前詢問拍攝的可能性?

客艙經理的回應十分謹慎,表示因為沒有走正式申請流程,所以客氣並詳細的詢問我照片的用途,會在什麼媒體上露出?我這才知道若是旅客自己拍了留念,就沒有太大問題,只是必須尊重空服員本人的意願,她點頭,你才能拍,勉強不來。

在解釋完動機後,我對客艙經理說出心裡話,表示爸爸曾經是華航的機長,所以我真的很想幫華航做點什麼,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藉由我部落格上的照片和文字來宣傳了。(偷偷的說,其實心裡是想順利拍到美麗的空服員)

經理問我父親是誰?

夏峰。

他喃喃重複著父親的名字,陷入沈思。

我並不期待這架飛機上,有人認識老爸,就像我之前所說,他已經退休二十六年。同時我也覺得有點失禮,擔心對方萬一不認識而讓氣氛尷尬。

客艙經理的臉上,忽然有種撥雲見日的明白,他問:「你父親是不是一嘴南京腔?」

我眼睛睜得老大,點頭如搗蒜,對對對對對!他是南京人!

夏峰…你爸爸…是不是跟什麼王濤,還有開戰鬥機的小丁是同學?(請見文末相關人物介紹)

對對對對對!

我的眼眶忽然有點酸,右手情不自禁的抓住客艙經理的左臂膀,我看著他的名牌「魏為韓」,脫口叫出:「魏叔叔,您好!」

客艙經理倒有點不好意思,呵呵笑了起來。雖然經理沒大我幾歲,但我這一代人太重輩份,爸爸的同事當然是叔叔。

接著,魏叔叔又述說了一些關於老爸的回憶,不多,但那隻字片語對我來說彌足珍貴,鑲金又包銀。

客艙經理「魏為韓」,魏叔叔。

此時,考察團的領隊,華航客運營業部大陸線「鄧程智」主任也走到備餐室,他看我在這兒講話許久,以為發生什麼問題,熱心前來幫忙。

其實出發前,我在桃園機場一拿到鄧主任名片的當下,就很想問他有沒有兄弟叫做「鄧程雄」,那是我國中同學,因為他和主任的姓名只差一個字,說不定…

那就趁現在問吧!

在臨潼的餐廳裡,做秦朝打扮的華航大陸線「鄧程智」主任。

主任聽了一愣,很認真的看著我說:「你說的是鄧『程』雄還是鄧『崇』雄?」

「程。」

主任鬆了一口氣說:「我老爸叫做鄧崇雄,你說是他同學,我想這輩份也差太遠了。」

魏叔叔在一旁說,他父親以前是華航Pilot。我點點頭:「嗯,飛民航機之前是空軍。」

「喔?您父親是官校幾期畢業的?」鄧主任眼神一亮問道。

「空軍官校第33期。」我回答。

主任啊了一聲,說我爸是官校34期,是你爸的學弟。

飛行員圈子很小很小,只差一屆,肯定認識,因此我聽了也哇了一聲。

頓時,狹小的備餐室,成了一座溫暖的花園,我忽然覺得和爸爸、魏叔叔、鄧主任有著好深好深的感情連結。

在那瞬間,我忽然理解到,這趟西安臨潼悅椿之旅並不只是空間的旅行。

在飛機上,我回到了三十年前甚至更久以前,和父親相遇了。下了飛機,我就跳入一千三百年前,十三朝古都的長安,踏著秦磚漢瓦,走進中國最輝煌的盛世:大唐。

原來,這是一趟不折不扣的時間之旅啊!

西安。臨潼。悅椿。我好期待…

 

後記

四天後,我回到家,一進門便到老爸的床前,俯在他的左耳邊,一個字一個字大聲的問:「你記不記得鄧崇雄啊?」

「記得啊,小我一屆嘛…」

雖然只有幾個字,但有一種…該怎麼說呢,我在三萬英呎高空,紮紮實實的摸到了老爸人生中的真實片段,子與父有了交流,這讓我激動莫名。

不過,老爸的記憶也許不可靠,我轉頭問媽媽,妳聽過鄧崇雄嗎?

「熟的很,在屏東大武町眷村,我們兩家住在緊隔壁,只是時間不久,後來你鄧伯伯就去飛總統專機了。」

哇~~

■  請繼續閱讀  魔力神湯泡出萬千寵愛:西安臨潼悅椿溫泉酒店之旅 02


相關人物介紹

王濤:中華民國空軍官校33期畢業。民國62年11月,王濤接下空軍第35中隊「黑貓中隊」隊長,但在63年5月24號飛完最後一次偵察任務後,便再也沒有執行過任何一次任務,兩架U-2偵察機歸還美國,「黑貓中隊」也在同年11月裁撤,王濤成為末代隊長。

小丁:丁定中。中華民國空軍官校33期畢業,戰鬥機飛行員,曾獲多枚空軍英雄勳章。

鄧崇雄:中華民國空軍官校34期畢業。歷任空軍飛行員、作戰長、中隊長、總統專機組中校組長。1976年起任松山空軍基地指揮部上校副指揮官、少將指揮官。1989年任金門防衛司令部空軍中將副司令官。

我期待明天一早與全新開幕的西安臨潼悅椿溫泉酒店 ANGSANA XI’AN LINTONG相會


延伸閱讀:

■  魔力神湯泡出萬千寵愛:西安臨潼悅椿溫泉酒店之旅 02

■  鬼月走進兵馬俑陪葬坑:西安臨潼悅椿溫泉酒店之旅 03

■  你喜歡華航的新制服嗎?2015中華航空新制服發表酒會

■  在華航新世代貴賓室來一碗牛肉麵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