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心中都住了一個小丸子【櫻桃小丸子樂園】

FacebookGoogle+LineSina Weibo

九歲的櫻桃小丸子和罹患憂鬱症的我,在宿命的安排下走到了一塊兒…

■  文字 / 攝影:夏金剛  

■  感謝:日本富士之國 靜岡縣駐台辦事處、靜岡市觀光交流文化局、DREAM PLAZA


2015年12月8日,我來到靜岡市清水區的櫻桃小丸子樂園。

美其名為樂園,但規模並不如宮崎駿的三鷹之森吉卜力美術館那樣擁有獨立的建築和庭園,它只佔用了清水港邊一座大型購物中心(S-PULSE DREAM PLAZA)三樓的小區塊。

聽起來有點委屈…

但是,S-PULSE DREAM PLAZA的所在地距離作者「櫻桃子」女士的老家,只有十五分鐘腳程。

光衝著這一點,就值得粉絲朝聖。

因為,這一帶的草木、街坊、巷弄、房宅、學校、神社、清水港、富士山等點點滴滴,孕育出櫻桃小丸子這部作品中的所有角色與情節。

以小說家為人生目標的我,總想搞清楚暢銷作家的腦袋究竟裝了什麼?如果,櫻桃子女士能在這裡挖掘到豐沛的泉源,那麼我是不是也能沾點地氣,捕獲一些靈感?

搭乘S-PULSE DREAM PLAZA旁的摩天輪,可以輕鬆眺望富士山。不過,既然都來到這裡了,就別錯過「三保の松原」,在浪濤拍打的沙灘上欣賞以深藍駿河灣做為前景的富士山,非常壯麗,難怪此地獲選為「新日本三景」。


樂園入口處布置得繽紛熱鬧,一旁豎立了幾幅即將在12月23日上演的櫻桃小丸子電影海報,靠近細看時,我被其中一段文案嚇了一跳:

「慶祝櫻桃小丸子誕生二十五週年」

1990年…不可能吧!這個九歲小女娃早在民國79年就登上富士電視台,開始影響世界了?

嘴上還半信半疑的呢喃著,腦袋卻已自動開始把那些年的人事物像跑馬燈似的,一張一張給叫了出來。

進入中年以後,記憶不免支離破碎,但非常確定的是, 25年前才22歲的我,正值血氣方剛,哪可能收看一部以小學三年級女生為題材的電視卡通。

仔細回想起來,和櫻桃小丸子結緣,應該發生在卡通問世的十二年後,我34歲,罹患憂鬱症的那一年。

第一波網際網路泡沫化,為千禧年揭開序幕,公司在短暫的榮景之後,開始無止境的崩塌,突如其來的變局讓我心力交瘁,當時年輕,還沒歷練出「工作失敗不等於人生失敗」的智慧,然後又不懂得宣洩壓力,結果,我的身與心跟著瀕死的公司一塊陪葬,從此墜入生命中最暗無天日的深淵。

臥病在床那一年,櫻桃小丸子走到了我的病榻邊。

大概是某一天我不小心轉到卡通頻道,碰巧被小丸子的台詞打中,才吸引我願意繼續看下去。

是,我是被職場淘汰了,但我經歷過多少戰役,見過多少腥風血雨,我的天地當然是雄壯威武而波瀾壯闊的,相反的,櫻桃小丸子傷腦筋的事情多半微不足道,像是穿新衣有沒有同學看見,想吃黑豆卻打不開瓶蓋等等,那些生活瑣事經過童言童心的包裝,常把我這渾身是傷的沙場老將逗得噗嗤一笑,哈哈哈,實在好可愛,一種「妳不知道大人的世界有多複雜」的心情油然而生,讓我忍不住關心起她的下一步行動是什麼。

尤其,小丸子健忘、迷糊、懶惰、怕事、功利、不認真、異想天開,個性上的缺點真是不勝枚舉,那些我們自小被教導要調整、要壓抑的瑕疵,全都在小丸子身上展現得淋漓盡致,我彷彿看見了自己最真實的一面,與那些以拯救地球為己任的英雄主角相比,為了吃到紅豆湯才自願去寺院打掃的小丸子顯然更像你我。

固然小丸子有許多小奸小惡,但她最終促使她下決定的終歸是她善良的心地,這一點對兒童觀眾來說有教化的目的,但是對我這個大人來說,我也渴望自己不要在爭名奪利的廝殺中,迷失善的一面。有時甚至不免心生嚮往,多麼希望跟小丸子一樣任性或依賴,甩脫大人背上的沈重枷鎖,當個孩子多好!

所以,當館方人員告訴我,造訪櫻桃小丸子樂園的外國觀光客中,成年人佔了大多數這件事時,我一點也不覺得奇怪。

我想,大人們都是為了與住在自己心中那位九歲孩童相遇而來的吧!


在床上躺了一整年,飛黃騰達或出人頭地之類的目標慢慢淡出我的字典。隨著病情日漸好轉,我期盼下一份工作有辦法將自己的遭遇轉述給社會上汲汲於名利的人們,身心健康才是一切。

後來,在心之所往與因緣際會下,我成了一個腳底按摩師。

工作之餘,我架設了個人網站,抒發憂鬱一年的心路歷程。很意外的,網站獲得廣大迴響與媒體報導,最後甚至吸引中央通訊社(中華民國的國家新聞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CNA)邀我共同錄製一檔廣播短劇,我參與其中劇本編寫與實際錄音的工作,雖然賣座慘澹,但確實是一段有趣而難忘的經驗,當時與我密切合作的是中央社行銷企劃部的林佑俽小姐,她的另一份工作是台灣版櫻桃小丸子的配音員。

萬萬沒想到,櫻桃小丸子真的走進了我的人生。

如果少了聲音,卡通只不過是一連串由線條和色彩組合而成的圖案,並不具生命力。

因此,對於台灣觀眾來說,林佑俽就是櫻桃小丸子本人。當我剛知道她的身份時,總會央求她秀上一兩句,那感覺真的奇妙,就像小丸子活生生的來到你跟前,等更熟一點後,她偶而會冒出小丸子的聲音跟我談內容嚴肅的事,把我笑得要死。除了小丸子之外,她也是尹恩惠、金素妍的中文聲優,或者你來到長庚醫院,電梯裡輕柔又字正腔圓的國台語廣播「上樓、下樓、電梯門要關了」,那也出自林佑俽。

多頻的聲線與切換自如的本領,讓我對配音工作好奇不已。

在我的想像中,聲優在配音之前至少會先看過一遍原始動畫,並花時間熟讀腳本,在某些段落標上情緒之類的註記。可是林佑俽告訴我,配電視卡通沒有rehearsal(彩排)這回事,人到錄音室,在麥克風前坐定後,直接就上了。

這表示,聲優的雙眼要盯好螢幕,因為配音必須吻合角色的嘴形,在此同時,妳又得誦讀密密麻麻的劇本台詞(雖是第一次看,但不可有生疏感),眼神餘光還得掃過再下面的七八行,預知接下來的情緒是哭是笑而默默培養;在配音的同時,鑽進雙耳的也絕對不會是國語,若配日劇自是日語,歐美劇則是英文。光想到上述這一切在同一個時間發生,就讓人對於她們既專注又分工的能力驚嘆不已,還有別忘了,她們還要精準的用聲音表情演繹角色,角色的表情有多猙獰,聲優們的表情就有多猙獰,林佑俽說她最怕配七龍珠這樣的卡通,二十分鐘裡有十七分鐘在發出打打殺殺的喝!哈!嘿!整場配完喉嚨也快掛了。

為櫻桃小丸子配音也讓林佑俽在錄音室之外的地方,享有不同的待遇,大部分人得知她的工作後,都會開心向她訴說那是陪伴自己長大的卡通,而對她特別友善熱情。曾有位媽媽請她用小丸子的聲音幫準備考試的女兒加油;最常碰到的則是男人請她錄求婚宣言,我相信那一定會成功的,那個女孩能拒絕這麼糙零呆的求婚呢?至於讓她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名神色凝重的男子請她錄段加油的話語,因為女友是櫻桃小丸子的超級粉絲,此刻不幸遭逢重大車禍而陷入昏迷,男友希望小丸子的聲音可以喚醒沈睡中的她。

「結果呢?」

「我不敢問…」林佑俽這麼回答。

私底下,我稱呼林佑俽為丸子,有時想想,我和她的人生明明是兩條沒有交集的平行線,但友誼卻能維繫十幾年,多少跟她的特殊工作有關吧,畢竟,誰不想和小丸子做朋友呢?

寫了這麼多,才忽然發現櫻桃小丸子和我的緣分很深,如果接下來,櫻桃子老師在我的留言板裡簽名,應該也不奇怪了吧!


來逛逛櫻桃小丸子樂園

樂園分為免費區域和收費區域。

免費區域包括了小丸子商品專賣店、小丸子攝影背版、沙畫創作區,如果你是為了蒐集小丸子的周邊商品而來,直接走到底便是了。

免費區的神社有繪馬也可以抽籤喔。

如果想寄給親朋好友蓋有櫻桃小丸子樂園專屬郵戳的明信片,投入一旁的粉紅色郵筒便可如願以償。

忠實呈現櫻家的場景,現場播放著劇中人物的對白,彷彿在看四格漫畫般有趣。

穿過按照原著所打造的上學之路,進入校園後,來到劇中主要場景之一:三年四班的教室。

樂園最熱門的活動便是換上小丸子的制服拍照。

紅色吊帶裙、白襯衫、黃圓帽、紅書包一應俱全。

圖書室裡陳列來自世界各地的漫畫版本,可以自由翻閱,也見證到櫻桃小丸子的跨國影響力。

既然是櫻桃小丸子主題樂園,裡面自然陳列了櫻桃子女士的珍貴手稿,以及她小時候在昭和年代使用過的一些小東西。

如果不換裝,並以走馬看花的方式參觀收費區,我想二十分鐘就夠了,憑良心講,在台北華山文創園區舉辦的「櫻桃小丸子學員祭25週年特展」可能還比這裡更豐富,但是樂園旁的賣店裡,有太多限定商品值得敗家,所以,購物的時間可能要抓得比參觀來得久一點喔!

圖片摘錄自櫻桃小丸子樂園官方網站


Behind the Scenes

(左起)靜岡鉄道株式會社「顏嘉瑢」、Dream Plaza直營事業部「市川寬」課長、Dream Plaza營業開發部「大石義実」部長、我太太-陳遠如、靜岡市觀光交流文化局「水野智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