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騎,夫妻感情一定好!

FacebookGoogle+LineSina Weibo

常有人問我為什麼你們夫妻感情這麼好,容我分享一篇舊文給新讀者,雖然內容有點…

■  文字 / 攝影:夏金剛  


我壓根兒忘了…

那天是農曆七月初一。

不然,我不會笨到在鬼門大開的黑夜,獨自來到人煙稀少的大佳河濱公園。

如果,跟鬼月穿鑿在一塊,我猜,那晚我真的撞上了什麼。

這一切,全拜我親愛的老婆所賜。

話說,兩個月前,我們從兄弟飯店飲完茶,閒散的走在南京東路上,老婆忽然語重心長:

「我們應該為婚姻增添些情趣。」

『妳覺得我不再有趣了嗎?』我惶恐的口吻,像個以老公為天的小女人。

「你還是很好笑啊。可是,生活總不能一成不變嘛。」

對呀,她一定有自己嚮往的生活方式。只是從交往到現在,她隱沒了自己,完全配合我的習慣、喜好、模式走了十二年。

顯然,我說什麼就是什麼的好時光,正式告終,我老婆翅膀硬了。

『妳有什麼好點子呢?』

老婆沒有回答,直接右轉進入一家店面。

捷安特!?

一個小時後,我們牽著兩台啵亮的二十七段變速登山車,揮別了擺出加油手勢的店長,啟程「情趣再造」之旅。

騎單車真的可以增溫夫妻情趣嗎?

我還不知道。

但是,當你踩下踏板,上路五分鐘後,歲月與記憶,神奇地回溯到初次體驗自己創造速度快感的童年,不記得那是五歲或六歲,總之,我現在又變成一個在街頭巷尾騎車亂竄的野孩子。

雖然,我的大腿不時撞到我的肚子,但我愛上了年輕飛颺的心情。

遺忘的場景,迎著風,翩然浮現。

我想到老爸,小心翼翼的扶著後座,彎著腰跟著跑著追著,不厭其煩的在背後叮嚀,等我騎穩了才放手。直到跌倒為止,才想起我的腳還搆不著地,也沒學會怎麼轉彎、煞車、跳車。

想我同齡的朋友們,現在都在扮演偉大的父親角色吧?


騎單車比較難調適的是高度與速度。

追風騎士不該有肚子,因此,每當我鶴立雞群,高高站在摩托車陣中時,感覺還蠻糗的。而且,單車啟動時,由於速度不足,車身平衡不免東倒西歪,在廢氣與呼嘯的車縫間,提心吊膽。

好不容易捱到了大佳河濱公園,總算可以心無旁騖地享受騎鐵馬的樂趣。

我不蓋你喔,騎單車,真的可以增添夫妻情趣。

怎麼說呢?

單車道不寬,為了會車,沒有辦法和老婆並肩同騎,很自然的,就排成我前她後的隊形。我不時透過照後鏡,關心老婆有沒有摔車。男生的腿力比較強,不知不覺中,老婆在照後鏡中變成一個小黑點。此時,我心頭油然生出掙脫婚姻桎梏的快感。這股陌生又亢奮的情緒,讓我更用力踩下踏板,心情之好,忍不住哼起了歌:

我騎著一部單車,啊哈哈~要到路的盡頭,沒人陪伴我,啊哈~我卻不寂寞。

原來,私藏個人領域,和伴侶保持距離,又看得見對方,是維繫婚姻的法門之一。

這跟愛不愛無關。

我怎麼都沒想過,騎單車是有益婚姻的運動,果然應了諺語「聽某大富貴」啊。


事發當晚,老婆公司聚餐。

那陣子,我老是病厭厭,荒廢了兩週沒騎車,一待健康稍有起色,我決定立刻出門透氣活血。

今晚的大佳公園,比平日冷清。

人少無妨,騎單車本是孤獨的運動。

我最鍾情大佳公園一條遠離主幹線的岔路,那條車道鑽過中山高速公路下方,深入草原,更親基隆河,頗有鄉間小路的風情。

除了輪胎摩擦地面的轆轆聲,自己的喘息聲,大佳的夜晚遠離塵囂。

對夜騎者來說,這段路的唯一缺點是沒有照明,能見度很差。

在這又黑又靜的路上,一聲清脆的「啪」,清晰的刺進我的耳膜。

我極目搜尋聲音的來源。

憑藉右岸堤頂大道上,辦公大樓的點點燈火,我看見一位穿白色汗衫的老先生,大幅度的甩動雙手,沿著河岸,邊健行邊拍手。

啪,啪,很有節奏的每秒一拍。

拍手聲隨著我倆距離拉遠,漸漸消失。

胸口此時一陣心悸,我暗罵該死,老毛病又發作了,心焦反胃,眼前陣陣發黑。

這可不能逞強,我得放慢速度,以最省力的方式騎。

不知道從哪裡,又傳來一聲「啪」。

大佳公園是一個適合散步的好地方,我沒有多想,繼續騎車。

但是,接下來這聲「啪」,可把我嚇了一大跳,好像有人在我後腦杓拍手那麼近。

耐著身子的不適,我稍微加快了速度,那掌聲,始終跟我維持同樣的距離。

啪、啪、啪、啪。

我聽得心裡發毛,人類不會跑這麼快吧?多盼望前方出現一盞單車燈,或車尾的紅色警戒燈,至少給我點人類的氣息。

沒想到,前方也傳來了一聲「啪」。

靠著微弱的車燈,我抱著一線生機,希望看見散步的老人、情侶,反正只要是人都好。

我很用力看,可惜,只有一條黑洞般的路。

我開始站起來踩踏板,努力狂飆,好擺脫如影隨形的掌聲。

那是一種噁心的陰森感,好像在後座載了一個愛拍手的、沒有重量的…的…的…什麼。

我沒有勇氣望向照後鏡,深怕一張灰敗猙獰的臉,對上我的視線。

天啊,前方的拍手聲,也開始靠近我了。

怎麼附近一個人都沒有?當我的耳膜被四面八方的拍手聲,震得快神經衰弱時,

我突然煞車,停了下來。

不要問我當時在想什麼,我也不知道。

或許,我想看清楚,追著我的只是一個跑得很快,或是一個在遠方拍手的人。

或許,我想證明,純粹是地方空曠又安靜,我才無法辨認聲音的方向與距離。

但我錯了。

我氣喘吁吁,心臟狂跳,緩慢仔細的看著後方、前方、草原、河岸、遠方。

後面跑步的人呢?前面拍手的人呢?

周遭一個人影也沒有。

最讓我心膽俱裂的是,拍手聲停了,什麼聲音都沈默了,一片萬籟俱寂。

是誰在拍手?

我撞邪了。腦海一旦出現這樣的想法,雞皮疙瘩無法克制的一路從腳底蔓延到頭頂。

我腿軟的爬上車,恐懼達到最高點。

距離人類聚集的地方還有好遠,恐怖的大佳公園只有我一個人。

我能安全的穿越這片鬼影幢幢的草原嗎?

還是,阿飄們已經坐在我的捷安特,甚至是我的肩膀上?

在大佳公園最黑的車道,我嘴裡不斷尋求天上諸神的救援,直到踏進家門為止。

老婆已經回到家了,正在看電視。

我以記錄減肥為理由,請老婆用拍立得幫我拍一張照片,她雖然詫異,還是照做了。

影像層層浮出來,還好,我的肩膀上沒有鬼影。

我告訴老婆:「一個人騎車好寂寞,我發現,妳對我真的很重要。」

她說:「早就說了吧,騎單車可以增加夫妻情趣。」

唉,是啊。是啊。


延伸閱讀

■  老婆,請妳先死好嗎?

■  愛情來了怎麼辦?

■  為愛情注入活水:希斯洛之愛

■  點亮愛情中的璀璨時光

■  婚禮是婚姻的第一道高牆

■  男人為什麼上酒家?

■  關於夏金剛和陳遠如這對夫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