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要發生點大事,人才會開始認真追夢

FacebookGoogle+LineSina Weibo

你不是不想追夢,你只是缺了臨門一腳的契機…

■  文字 / 攝影:夏金剛


2012年6月4日星期一,午休時分。

我在公司旁的小攤吃麵,天氣悶熱,一點風都沒有,我正吃得希哩呼嚕,滿頭大汗時,手機響了。

來電者顯示為「哥哥」。

我咧嘴一笑,嘿嘿,看來今晚要喝酒囉。

「喂~哥哥,好久不見!今天是誰回來了?」

「哥哥」、「阿欽」、「小堯」是我的五專同學,咱仨打十五歲就攪和在一塊兒了,十九歲的時候,又加入了「國揚」和「信棋」兩位志同道合的兄弟。簡單說,如果問我誰是你最好的朋友?我會直接掰出五根手指頭,唸出他們的名字。

進入社會後,自然以事業和家庭為重,兄弟們一年難得一會。尤其這幾年,唯有在中國工作的「阿欽」或「小堯」回台灣休假,我們才會彼此相約,然後喝個不醉不歸。

那麼,今天是阿欽還是小堯回來了呢?

「小堯XXX…」

「小堯怎樣?我聽不清楚….」哥哥的聲音好像隔了層棉被,悶悶沈沈的。

「我說,小堯出事了。」

「出事?出什麼事?人還好吧?」我的心咔登停了一拍。

「他死了。」

「什麼!!死啦!!」我驚訝得站了起來,猛烈的動作嚇到小攤裡的其它客人,我急忙掏錢付給老闆,不等他找零便匆匆跑進巷子深處安靜的角落,摀緊耳朵繼續講話:「怎麼死的?」

「他被人殺死了。」

「殺~~死?!真的假的啊?」

在悶熱的六月天,我渾身打了個冷顫。

小堯的噩耗隨即傳遍全班,同學們紛紛聚在網路上透過MSN熱切討論。大家只知道他在對岸出了事,至於是怎麼被殺的?為了什麼?兇手是誰?卻是眾說紛紜,霧裡看花,揣測到後來,連他是死是活都變得沒把握,我不禁生出一絲僥倖,但願整個傳聞只是烏龍一場。

時間在焦慮中進入了傍晚。有同學留言,中天新聞報出來了。我立刻打開電視,心臟噗通噗通跳著,終於,等到我最不想等的新聞:「廈門台商殺台商」。原來小堯兩天前就遇害了。兇嫌是台灣總公司派去支援的同事,兩人在辦公室因意見不合,爭吵鬥毆,兇嫌憤而持刀殺人,潛逃回台灣後遭逮捕。報導尾聲,小堯的特寫照片出現在螢幕上,那是從他臉書頁面上擷取下來的,頓時,我失去了力氣,這下子,小堯是千真萬確的走了。

那是我幫他拍的最後一張照片,原來那晚是我們最後一次把酒言歡。

在北京的「阿欽」和另一位上海的王同學一得到消息,便立刻買了機票飛去廈門。當日稍晚,他們講出命案所有的細節,聽了真的…好痛,好慟,好氣。請原諒我不在此重述了。

接下來幾天,整個人空空落落的,舉手投足間缺了點氣力,魂魄不再完整但少了什麼無法清楚描述,程度類似症狀輕微的失戀。然而,我的心裡實在找不到傷悲,可能是「被殺」這種死法太不真實了吧,為此,我挺愧疚,沒有撕心裂肺的哭嚎,好像襯不出我和小堯之間二十九年的深厚情誼。

事發後,佔滿大腦的是一個又一個的問號。

小堯人好,重義重情,風趣搞笑朋友多,每年都靠他熱心奔走,同學會才得以順利舉辦。至於事業那一塊,更呈現著向上起飛的態勢,前往對岸發展後,執行了一個又一個傑出的設計案,短短幾年就獲總公司榮升中國區總經理,前途一片看好。當一個人走在如此鼎盛的大運時,不是應該諸神庇佑、邪靈不擾的嗎?怎麼會被一個認識才不到一個月的人給摧毀了呢?三十天能累積出多大的血海深仇?

是命中註定吧?這人生該怎麼說呢?

活到四十四歲,也曾經歷過幾次讓人感嘆「天有不測風雲」的可怕意外,對於緣分對於無常對於因果,隨著年齡增長越發敬畏,然而,過去那些事件和小堯這次相比,程度大概是豪雨和海嘯這樣的懸殊差異,也因此,像是「我的生命會不會也突然結束了呢?」、「如果結束在今天,我有什麼遺憾?」等種種人生問題,翻來覆去的敲著我的心口和腦海、理智與感性。

最終,這些雜音匯聚成一個清晰的聲音,聲量之大讓我想掩上雙耳,那聲音重複問道:

「夏金剛,你有沒有認真活著?」

「夏金剛,你有沒有認真活著?」

「夏金剛,你有沒有認真活著?」

從這一天起,想要重生的念頭悄悄的萌芽了,曾經擁有過的夢想小聲的提醒我,它們還在。

我感受到自己蠢蠢欲動,喉頭頓時一緊,因為我彷彿聽見小堯對我說:「兄弟啊,你的人生可以更波瀾壯闊的。」在老友親自用生命為我的追夢之旅揭開序幕至今,已經快三年了,目的地在那兒或者會不會成功?我都不知道,但是,在走出上班族的安定圈之後,匪夷所思的際遇接踵而來,完全就是保羅科爾賀所寫「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的真實版。因此,我希望分享追夢以來的心路點滴,那些甩脫現實壓力、過去陰影、性格懦弱的過程,既不舒服也不浪漫,但就如同火箭起飛必須先克服地心引力一般,一旦打贏這場戰爭,你就邁向了英雄之路而從此脫胎換骨,因為天下再也沒有比自己更頑強、更難擊敗的敵人了!

但願我的小故事能夠幫助你認真活著。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