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10
世界之旅
在世界冠軍海島「模里西斯MAURITIUS」體驗超寫實浪漫
FacebookGoogle+LineSina Weibo

mauritius

■  文字 / 攝影:夏金剛 


2010年11月,我去拍攝非洲肯亞。因為轉機的關係,在模里西斯Mauritius前後停了三晚。

這之前,我分別在2007年和2009年造訪過這座小島。

那兩次都是接受模里西斯航空公司和飯店的招待,代價是拍出打動兩岸三地華人前來模里西斯觀光的照片。

不少人羨慕我這份工作,不但免費出國,且吃住都在五星級飯店裡。

也許你不信,這可是份苦差。

每天從早到晚扛著沈重的器材不說,凌晨摸黑在沙灘上全副武裝待命拍攝日出,一路拍到晚餐過後仍要繼續捕捉飯店內外的夜景,好不容易收工回到房間,還要看完全部的照片才安心,萬一成績不理想,更會心煩的輾轉難眠。平均下來,每天至少工作十九個小時。

然而,和龐大的精神壓力相比,工時長、身體累根本不算什麼。

那兩次造訪,前後加起來不過四天,景點飯店都只能匆匆一瞥,在緊湊的行程中,根本沒有時間根據光影的變化,找到最美的角度,這對慢工熬細活的我來說,照片沒一張來得踏實,隨時都處在一種擔心著會拍不出此地美景與對不起客戶的焦慮中。

整趟旅程中,腦海不停打轉著這該怎麼拍?這要怎麼寫?

因此在2007和2009年那兩次工作中,「模里西斯的美」對我來說,是努力的目標,而不是拿來讚嘆用的。

2010年11月,我以觀光客的身份,帶著老婆,第三度踏上模里西斯。

喔,這一回,模里西斯變得完全、完全、完全、完全、完全的不一樣了。

當我的法國朋友Lori 聽說咱夫妻要去模里西斯,她誇張的WOW了一聲:金剛,那兒是我們法國人的蜜月勝地呢!

有嗎?我已經去過兩次了,美是美,但我不覺得浪漫啊。

Lori 皺皺鼻尖,搖搖手指說:這次帶著可愛的老婆去,保證不一樣。

切,這不是廢話嗎?

這些年來,我和老婆去過紐約、波士頓、華盛頓、費城、緬因州、東京、上海、北京、黃山、香港、澳門、峇里島、肯亞等地,每次都玩得盡興,每次都當蜜月在度,我簡單的相信,只要和心愛的人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不過,Lori 的話終究影響了我。身為一個喜歡攝影、寫作的人,我總希望自己的心靈能更細膩敏銳,好讓我的作品裡多點什麼說不出來的味道。

好吧,既然連世上最浪漫的法國人都說模里西斯浪漫,那我這趟如果解讀不出潛藏的浪漫密碼,那我就真的是太不浪漫了。

結果,你猜怎樣?

Lori 說對了。

在我步上紅毯八載,人生邁入四十三歲這一年,我才搞懂,只是兩個人一起出去玩,不能算是真正的浪漫。

現在,讓我根據自己的體驗,為你解開模里西斯是如何營造浪漫的。

當我們離開機場,車子開在平坦的柏油路上時,鼻腔不斷嗅到一股氣味,我實在很難向不是當事人的你精準描述,只能說,我被一群甜膩的氣味分子包圍了,我想,這大概就是模里西斯的味兒。司機告訴我,從三百多年前到現在,製糖業一直是模里西斯的經濟命脈,國土面積百分之六十五都種植甘蔗。

啊,原來如此。我又深深的吸進了好幾口,頓時覺得心情澎鬆。

甜是最受人類喜愛,也是最能恢復童心記憶的一種味道,我不禁想著,每分每秒生活在這樣的空氣裡,模里西斯人的心情每天都該是甜蜜蜜的吧。我想前兩次來,應該是過度專注於視覺,才只看見了蒼鬱挺拔的甘蔗田,卻忽略了模里西斯早在最自然的一呼一吸之間,送我這麼愉悅芳香的見面禮。

我想,糖果般的空氣,算是模里西斯營造浪漫的第一招。

經過一個小時的車程,我們從西南隅的機場,穿過首都路易士港Port Louis,終於來到位於北角的飯店。

警衛花了一分鐘確認資料後,才打開大門放行。所謂大門,也僅有一台遊覽車那麼寬,低調的藏身在路邊。由於造訪模里西斯的觀光客,以歐洲的有錢人為大宗,飯店為了顧及名流貴客的隱私,在門禁管理上,戒備森嚴,而且,五星級飯店多半擁有專屬的私人沙灘,閒雜人等根本無法一窺堂奧,和其他熱帶度假勝地最大不同的是,這兒的飯店,大門永遠深鎖,所以是沒有門子可串的。

這道門,無形中在心情上隔出了一股尊貴的感覺,我和老婆,正踏入一個神秘的、奢侈的、不是阿貓阿狗都能進來的世界,在心情上難掩興奮,感覺我們倆是特別的、高貴的,整個身份的虛榮感,被高高拉起。

我會將這道門,視為第二招。

一進入飯店Lobby,穿著米白制服的服務生,立刻奉上冰毛巾給我抹臉擦手,接著端上可愛鮮豔的迎賓果汁,酸酸甜甜沁心涼,很好喝,當時社會上還沒有爆發黑心食物事件,所以我喝得開心。

模里西斯的五星級飯店,佔地大得離譜,當年來取景時,每家飯店光是走馬看花,大概就至少要耗上一小時。我講個例子你就懂了,每天吃完豐盛的自助式早餐,頂著肚子打著飽嗝離開餐廳,等走到房間時便已經不撐了。

現在,我正和老婆跟著飯店服務生,穿過一片又一片花團錦簇、綠草如茵的庭園,在枝葉隙縫之間,湛藍的印度洋不斷向我招手,走在看不見盡頭的廊道上,穿堂涼風徐徐吹來,一路上心曠神怡,9.5小時的奔波勞頓,早已飄到九霄雲外。

五月初到九月底是模里西斯的淡季,飯店不但跳樓拍賣,而且,我們還很幸運的獲得升等。

不管去哪旅行,我最喜歡從Lobby到房間這段路,因為不知道房間究竟長怎樣,所以很期待開門那一翻兩瞪眼,頗有公婆在等醜媳婦的心情。模里西斯的套房豪華的沒話說,我們像小孩似的倒吸了一口氣,完全不想故作矜持,裝作一副見過大風大浪的樣子,只見服務生一個人在室內中央,孤單的解說房間設備,我和老婆則急吼吼的拉開窗戶,WOW,好大的陽台,WOW,好棒的視野,WOW,好棒的廁所,WOW,好棒的…床。

白色床單上鋪滿了桃紅色的九重葛花瓣,浴室裡圓形浴缸邊、臉盆邊、馬桶邊也都灑滿了花瓣。好美的布置啊,看來飯店把我當成蜜月客人招待了,想像著服務生採摘花瓣、細心擺設的過程,我們反而犯了愁,這…該坐哪兒好呢?

飯店送給男生一件T-shirt,女生一件紗麗。不過度蜜月,其實是不需要穿衣服的。

坐在圓形浴缸泡澡,推開木格窗,可以看見印度洋,也可以被外面的人看見,歐洲人好像一點也不在意展示身體。飯店很貼心的在浴室提供了體重計,我認為這是人間仙境不該出現的東西,失敗,扣分。

茶几上木盤裡,擺了兩顆香橙,很有禪的意境,水果旁擺了冰桶,桶內插著一瓶香檳。我們並肩坐在陽台籐椅上,開了香檳倒進高腳杯,把腳翹在陽台欄杆上,在豔陽下瞇著眼睛,眺望前方的大海,空氣很溫暖,世界很安靜,我們動也不想動,覺得接下來幾天如果都這樣也很棒。

至於那張花床,一直到睡前,我們才不捨的把床上的花瓣,拍到地上。

我認為花瓣和香檳,算是第三招。

頂樓的Suite,有非常開闊的露台,為了不辜負飯店的好意,我們兩人很努力的輪流躺了這兩張長椅,兩把木椅,兩把鐵椅以及三人座的籐沙發。

抵達模里西斯不到兩小時,我已經堆砌出浪漫的心情了。

奧斯卡影后茱蒂福斯特Jodie Foster曾在1997年主演過一部探索外星人的科幻電影,片名叫接觸未來Contact。

全片的高潮在於茱蒂被送往外星後,和外星人首度面對面接觸的那場戲。

沒想到,外星人長得竟然和茱蒂已逝的父親一模一樣,外星人溫柔的告訴她,我們會以妳腦海中最摯愛的形象來呈現我們的樣子,好讓妳卸下心防。

茱蒂瞭解之後環顧四周,藍藍的海水,白色的沙灘,閃耀的星空,那股超寫實的完美乾淨,完全是她小時候繪畫塗鴉的作品。

我在模里西斯,看見了這個超寫實的外星球。

在陽光的折射下,印度洋呈現出泛著螢光的夢幻湖綠色,老婆從來沒有看過這麼戲劇化的海水,她說,假的要命。

說到海島,我可不陌生,我熱愛潛水,馬爾地夫、帛琉、普吉、關島、峇里島都去了不只一次。

藍天、碧海、白沙、豔陽算是海島的基本配備,沒什麼好比的,況且,模里西斯這兩年甚至還超越馬爾地夫、斐濟、希臘,連續拿到世界冠軍島嶼大獎,與印度洋最美海灘獎哩。

我想說的是,

不知道各位有沒有幻想過這樣的劇情,和情人飄流到一座無人荒島上,會是什麼光景?

我認為,模里西斯最棒的地方,就是她可以實現在無人海島度假的想像。

在我旅行的經驗裡,美景一向伴隨著嘈雜的人群,很容易被分心而敗興。

但是,在模里西斯的飯店裡,你可以輕易找到人煙罕至又風景絕美的所在,那有一種海島歸你倆所有的錯覺,獨享天堂的浪漫。

你在照片裡有看見人類嗎?美景全部是你的。

此外,放眼所及的少數觀光客,幾乎全是法國白人,當你看著不論年紀大的或年紀輕的戀人,牽著對方的手在海灘散步,接吻示愛是那樣自然的時候,這股濃烈的法式香頌,會讓你的心情在不知不覺中,產生一種質變,一種渴望靠向浪漫的轉變。

但是,這項優勢維持不了多久。

因為,有一天,模里西斯會有很多台灣人去玩。就像現在的熱門島嶼,充斥著熟悉的東方臉孔,你永遠不會產生到歐洲海島度假的魔幻奢華感,正如同23年前,我第一次踏上馬爾地夫,那風味和現在可是天差地遠。

我猜,旅遊也有所謂的時尚吧。

法國風味的無人海島,我想是模里西斯營造浪漫的第四招。

傍晚,我們回到房間,沖去身上的海鹽和防曬油,準備去享用晚餐。

此時,傳來敲門聲,服務生遞了一張Menu給我們,上面羅列的不是菜色,而是各類香料的名稱,他說:

晚安女士、晚安先生,請問兩位今晚想在什麼氣味中入睡?

我們選了薰衣草,因為,我只認識這個英文,唉…

接著他將一塊薰衣草香皂,至少看起來像香皂的物體刨成絲,盛裝在小陶盤裡,放在房間床頭和浴室。

真是奢華的服務啊…送走服務生,我們開始準備打扮。

老婆穿上連身洋裝,戴起項鍊耳環,面對鏡子化妝。

一般在海島度假,穿著人字拖、短褲去吃晚餐就好了,但是,歐洲人非常講究餐桌禮儀,重視晚餐,我們也就入境隨俗。

整間餐廳,只有我們兩個亞洲人。老婆挽著我,選了靠近泳池邊的位子。

環顧現場,女士們幾乎都穿洋裝,披著絲巾,足蹬高跟鞋,頭髮一絲不苟的盤起,露出妝點明媚的臉龐,非常高雅有氣質。在搖曳的燭光中,聽著滿室低吟的法語,看著身邊衣香鬢影的白人,彷彿置身歐洲的上流社會。

我想不起來,上一次和老婆為了單獨享用燭光晚餐而認真打扮,是多久以前的事情。

但此刻,我們兩個都覺得好浪漫,好有情調。一開始,我們覺得在海島上,這麼慎重打扮很荒謬,但是在準備的過程中,事情變得不同,就像在暗房沖照片,一種久違的,很認真準備約會的心情,漸漸被洗了出來,浪漫的心情層層顯影了。

我覺得白天在島上盡情野,晚上兩個人卻正式出席,這強烈的角色反差,其實讓對方更有魅力。老婆也覺得開心,可以帶著漂亮的衣服來打扮,換做其他海島,會被當瘋子吧。

這場無懈可擊的正式約會,絕對是模里西斯必殺的第五招。

我終於明白,兩個人一起出去玩樂,不能算是真正的浪漫。

浪漫,一定要具備超越寫實的因素。

這些因素,全都在營造一個「感覺對了」的情境。

這個情境一點一點卸下你身上背負的壓力,以及對現代文明的依賴,柴米油鹽醬醋茶在這個美麗的島嶼上,是不存在的,你要關心的是,晚上的夢境是薰衣草味還是佛手柑味?

那些平常你不會做的事情,不會出現的感覺,在模里西斯,全部被誘發了出來。

此刻,在吃晚餐的我們,已經是兩個經過再造,而且遠離俗世,滿心柔軟享受這伊甸園的夫妻。

這樣是不是超寫實?

晚餐結束,我們脫下鞋子,捲起褲管,沿著沙灘散步回房間。

氣溫大概攝氏19度,模里西斯的冬季,對我來說是再舒服不過了。

因為沒有光害和污染,模里西斯夜空的繁星多到讓人起雞皮疙瘩,震撼萬分。

我們忍不住躺在沙灘上的躺椅,一邊看著這天文奇蹟,一邊聊著天,那是一種沈醉的滿足,是一種永難忘懷的美麗心情。我覺得情人之間相處久了,很多東西會被現實生活磨掉,去一趟模里西斯,經過超寫實的戲劇洗禮,很慶幸的發現兩人之間的化學作用原來還在。

當有一天我老了,我們會想起曾經在這麼浪漫的地方,有一場超寫實的夢幻約會,多美。


關於模里西斯

模里西斯共和國的英文是Mauritius,發音類似「抹瑞修斯」,兩岸三地有不同的翻法,在中國叫做毛里求斯,而香港人則管她叫毛里「裘」斯。

地理位置隸屬非洲,在馬達加斯加Madagascar東方九百公里的海上,和馬爾地夫Maldives、賽席爾Seychelles並列為印度洋上最耀眼的三顆珍珠。

和馬爾地夫所標榜的一島一飯店不同,模里西斯是一座應有盡有的大島,面積1,865平方公里,東西長65公里,南北長45公里,約和新北市差不多大。

除了海景,山林、生態、世界文化遺產亦有看頭,都會區的大型購物中心可提供血拼的舞台,或在傳統市集享受殺價的快感。

模里西斯的飯店,可說是全球飯店業者的奢華標竿,像是頂級飯店One & Only, The Oberoi, Four Seasons, St. Regis, Hilton, Taj, Sofitel, Constance等集團早在上個世紀就已進駐,六星級的高檔服務在這裡發展得非常成熟。多數飯店提供豐富而免費的水陸活動,部分飯店甚至擁有PGA高爾夫球場,可以讓房客免費揮桿。雖然歐洲上流社會流傳著一個說法:「有錢的人去模里西斯度假,沒錢的人去峇里島。」但是在五到九月的淡季,你不但可以用五折的價錢入住這些夢幻飯店,還有很大的機會被升等,是一圓奢華夢的最佳時機。

別擔心,這段時間雖是南半球的冬天,卻是模里西斯的乾季,不會讓你整天窩在房裡躲雨,說是冬季,低溫仍有十九度,傍晚涼風徐徐,非常宜人。

此外,我覺得民生物資並不特別昂貴,在三顆珍珠中,可能是物價最低廉的國家,所以在此旅遊不太會心痛。當地貨幣為模里西斯盧比,匯率和新台幣差不多,美金可以用。

官方語言是英文,但是法國在此殖民地經營建設的時間較長,所以人民多講法語或當地的克里奧土語Creole。

下圖為首都路易港Port Louis。

模里西斯對台灣人來說,也許陌生,但是在全球旅遊業界,尤其是海島,她享有如雷貫耳的聲譽。

曾蟬聯2009~2011年全球旅遊業奧斯卡:世界旅遊大獎全球最佳度假海島World Travel Awards World’s Leading Island Destination

2012~2013年榮獲世界旅遊大獎全球最佳結婚勝地

從台灣前往,可搭乘模里西斯航空從香港出發,班機飛行時間約9個小時,模里西斯航空連續十年榮獲世界旅遊大獎印度洋最佳航空公司。

模航在台灣設有總代理辦公室,航班、簽證與自由行相關資訊請點選網址 http://www.skyexpress.com.tw/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