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520萬的世紀之酒Mouton 1945在三二 三二行館完全體驗PART 7.

FacebookGoogle+LineSina Weibo

7

■  文字 / 攝影:夏金剛          ■  模特兒:程絜莉          ■  妝髮造型:Olivia Lotus


接續前文

我不懂酒。因此,當我看見酒單上最昂貴的1961年份的Petrvs(帕圖斯),一瓶750ml要價新台幣52萬時,忍不住吃了一驚。

真的有人來三二行館花52萬元品酒嗎?

「這樣的客人還不少。」侍酒師陳定鑫回答我。「他們通常會先來電詢問某一支酒,如果有,便會專程前來。」

「需要先預付訂金嗎?」我試著揣測主客雙方進行這類豪奢嗜好的交易流程。

「哈哈,不需要的。會來這兒喝酒的客人,都是媒體上的熟面孔,我想他們在台灣不會有信用的問題。」

「可是52萬的酒喝光就沒了…」我心中沒出息的替三二擔憂了起來。忽然,我又想到一件事:「萬一,1961年份的Petrvs開了,結果是壞的怎麼辦?」畢竟,葡萄酒封存在瓶子裡經過漫長的53年歲月,風味究竟變成怎樣根本無法事先預測吧?

侍酒師聽了我的問題,謙虛卻又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驕傲說:「如果真是如此,三二行館會換一瓶新的給客人。」

三二行館的酒單上,法國官方位列第一等(Premier Grand Cru)的五大酒莊盡收眼底:瑪歌堡Margaux、拉菲堡Lafite、拉度堡Latour、木桐堡Mouton和侯貝堡Haut-Brion。除了最高價五十二萬的以外,平均價位多在新台幣八至四十幾萬元不等。

一般飯店的酒單,像這樣高單價的紅酒估計只佔個一兩瓶,剩下的80~90%多為一般酒,比較容易銷售。然而,在三二行館情況正好相反,酒單上絕大比例都屬於蒐藏酒,一般酒反而少。難怪,「要喝最好的紅酒就上三二行館」已是台灣上流社會品酒人士約定成俗的默契。

隨著葡萄酒行業越來越興盛,懂酒的人也越來越多。一瓶單價幾千元的酒,如果開了風味不佳或許還可以換,但是像三二酒單上如此昂貴的紅酒,別說在台灣,甚至在國外可能也沒有幾家同意換。最常見的狀況是,餐廳會向客人說明,如果您要開老年份又高單價的酒,餐廳並不保證品質,也就是貨物既出,概不退換的意思。

不過,創辦人邱明宏認為這對於消費者來說,風險太高了。於是他豪邁的向客人承諾,不管任何價位,只要酒不好就換一瓶新的。因此,當侍酒師開了瓶,品嚐過第一杯之後,根據他的專業,一旦察覺口中的酒可能因為保存不當或任何因素造成風味不佳,他便毫不猶豫的向客人解釋,然後把酒換掉。

 

「可是,會不會只有你這種專業人士才喝得出問題,說不定客人根本喝不出毛病…」我還在心疼那瓶要被丟棄的Petrvs。

「我的要求必須比客人嚴苛,萬一我說沒問題,客人喝了卻覺得不對,那我們的權威性就掃地了。」

邱明宏海派的氣魄,與侍酒師徹底維護專業的果斷與堅持,真讓我肅然起敬。「要喝最好的紅酒就上三二行館」這句話對我來說又多了一層認同,的確是嘛,因為壞的酒都被換掉啦!我想,邱明宏的正派作風為三二行館樹立了多麼不一樣的口碑啊。

a

「聽說,三二行館的酒窖裡藏有一瓶世紀之酒?」

邱明宏不只是股市大亨,同時也是國內重量級的紅酒蒐藏家。三十年來,蒐羅了不少珍寶,他的酒窖可說是名符其實的紅酒博物館。很幸運的,我獲得參觀酒窖的許可。侍酒師帶著我,走進位在二樓大廳樓梯旁深鎖的酒窖。

陳定鑫指著一支橫躺在由稻桿編成的籃子中的酒瓶:「這就是酒窖裡最昂貴的蒐藏,1945年法國波爾多的木桐酒莊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為了慶祝二次世界大戰勝利,特別釀出這一支全球只生產24瓶的紀念紅酒,還首次請畫家設計了一個代表勝利的V作為酒標,這一瓶當年是以十三萬歐元,約台幣五百二十萬拍下來的,號稱世紀之酒。」

villa32-A-45

「這一瓶1854年,也是波爾多的,不能喝了,只是蒐藏…還有這是1899年…你看1913這年的…」陳定鑫像個炫耀玩具似的大孩子,語氣興奮如數家珍的東指西點:「你看這一瓶,1921年的Château d’Yquem,這是我們酒單上最老年份的酒,他還可以再放一百年。」照例,我問了價錢,答案是四十二萬。我淡淡的喔了一聲,已沒有那麼容易被驚嚇了。環顧一下四周,酒窖雖然小小不到五坪,但牆上橫的地上擺的酒加起來也不少,怕是有好幾千萬的酒蒐藏在此吧?

「金剛,這裡的酒大約有一億元,不過,這只是邱先生十分之一的蒐藏。」

「天啊,十分之一!這麼多老酒,你怎麼知道那一瓶該什麼時候喝呢?」我接過侍酒師手上那瓶Château d’Yquem好奇的問道。

此時,侍酒師又跟我講了一個經營哲學。由於三二的酒單上,多是年份老單價高的蒐藏酒,所以,侍酒師會和老闆討論酒窖中哪支酒差不多可以喝了,才會讓它上酒單拿出來賣。如果還年輕就繼續放著,直到它足以呈現最佳風味。

陳定鑫看我聽不出所以然,就換了別的角度解釋。「年輕的酒不是不能賣,賣了可以馬上變現,有什麼不好?你看,像我們把貨壓在這裡,」陳定鑫指指酒窖:「24小時要控制在攝氏18度,所以電費、空間、倉儲等等的開銷,也是不小的費用。」一般餐廳業者進了這麼名貴的酒,管它什麼年份,管它到適飲期了沒有,趕緊賣掉才不會有存貨壓力,我設身處地的想著將本逐利這些生意經,也覺得合理,反而是三二行館的標準實在太高了點。

「我們這裡總會多放幾年才賣,讓消費者體驗到真正的品質。這就是邱先生的人格特質,永遠站在消費者的角度。」

願意將自己名貴的蒐藏酒分享出來,而且替消費者考量到所有風險,不計成本要讓客人喝到最好的酒。

聽完邱明宏對於酒這一塊的經營理念,我依然佩服,他的正派與海派流露在三二每一個角落,果然,「要喝最好的紅酒就上三二行館!!」

全文終


延伸閱讀

三二行館完全體驗

■  PART 1.  富豪的完美主義 

■  PART 2.  沒聽過RELAIS & CHATEAUX,別說你懂奢華

■  PART 3. 兩億元的奢華角落 

■  PART 4. 個人湯屋或大眾湯?

■  PART 5. CNN嚴選亞洲最令人放鬆SPA 三二行館完全體驗

■  PART 6. 暢銷十年的義大利燉飯

■  PART 7. 一瓶520萬的世紀之酒Mouton 1945在三二


三二行館   台北市北投區中山路三十二號   (02)6611-8888   info@villa32.com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