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為什麼上酒家?

FacebookGoogle+LineSina Weibo

6

妳真的瞭解自己的男人嗎?

■  文字 / 攝影:夏金剛     


15歲那一年,我國中畢業考上五專。

記得第一次參加全校升旗典禮時,真真開了眼界。

五專的畢業班學生,年齡多已超過二十歲,是大人了,和我屬於不同的世界。再來,如今上學要搭車到四十分鐘以外的陌生區域,這些事情,都讓我感覺生活跟以前不再一樣了,事實上,五專生活也引領我從純真走向黑暗,32年後,我依然清楚記得那天發生的事情。

那一天,下課去上廁所,只見角落裡有四、五個學長或站或蹲, 他們正在做一件神鬼不容的壞事

抽煙。

我知道,只要被教官發現,他們就死定了。因此,學長們不懷好意、惡狠狠的打量著我,我則以絕對不會告密的恭敬眼神回敬他們,我真的害怕,在這群壞人面前尿尿,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不測。

就在這時候,和我同班的一個同學走進來,他大概有178,態度自若,毫不畏縮的走向學長,然後對著他們說了一句話

現在回想起來,那句話影響了我的人生,他說:

「學長,借個火。」

學長毫不猶豫的劃亮一根火柴,同學用右手遮住火,然後叼著煙歪著脖子靠近火源,他眼睛微瞇,雙頰凹陷,巴滋巴滋的吸了兩口之後,直起身體,抬頭對著空中吐出濃濃的煙霧。

同學那一連串動作像舞蹈般流暢優美,我看的目瞪口呆,心裡覺得這真是太帥了。

神奇的是,學長們對他揚揚下巴,展露出理解的笑容,那磁場是平起平坐的,甚至,學長的眼神中藏有一抹敬畏。

可能學長們覺得自己一年級時也不敢像這個學弟一樣,才萌生敬意吧。

接著,學長問同學是哪一班的,然後好意提醒某某老師的課不好混,某某女老師愛穿低胸可以看見胸罩的蕾絲等等,我想繼續聽下去,所以讓水龍頭的水嘩啦拉的流著,直到其中一個學長發現我透過鏡子偷看大家而暴吼了一句「看三小?」我才趕緊慌忙道歉逃離現場。

回到家後,我站在鏡子前,嘴裡咬著秘書牌原子筆,不斷練習同學的動作,我的大腦告訴我,抽煙是一張讓你得到尊重的通行證。於是,十五歲那一年,我對於應該成為怎樣的男人,也就是自己該有怎樣的形象,首次在心中發了芽。

教室的座位是按照身高排的,一排七個座位,我身高158坐第二,當然羨慕有高挑身材的男生,更重要的是,後排的男生似乎自成一個世界,是我怎麼也打不進去的,他們多半長相成熟,穿著訂作的時髦制服,講話不但豪邁而且都帶髒字,我真的好希望成為他們的朋友。

事情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出現了轉機,我走進樓梯間旁的廁所,班上那群高大的同學照舊聚在角落抽煙,我的偶像忽然問我,你是不是在復興南路和平東路那一站轉車?我好像有看過你?

我忙不迭的點頭說是,還強調我看過你好幾次。

他點了點頭,忽然把他的煙從嘴上拿開,用食指和拇指掐著遞到我面前。

我膽怯的說:「我不抽煙

「不想還是不喜歡?」

在他咄咄逼人的眼神中,我吞吞吐吐的說我沒有抽過煙。

偶像笑了,他維持著原來的動作,但眼神多了一種溫柔又不容拒絕的誘惑:試試看嘛。

其他同學靜靜看著我倆,我知道,如果抽了,人生就再也回不去了,我將不再是純潔的好孩子,父母親會傷心的,而且,要是教官進來了怎麼辦,但另一方面我心中又覺得,該是成為男人的時候了,於是,我心一橫,把微濕的濾嘴塞進唇間,用力吸了一口便吐出來,當時我並不知道煙霧必須順著喉嚨吞進去再吐出來,像我這樣只是讓煙在口腔中繞一圈,叫做抽空煙,但無論真菸空菸,我都覺得臭死了,不禁懷疑怎麼有人愛抽煙,我正想皺眉,卻看見偶像給了我讚許的眼神,他堅毅的嘴角微微上揚,讓我覺得自己幹了件大事,於是,我立刻收起嫌惡,裝出一副享受的表情,再次把煙放進嘴裡吸了一口,這次我提醒自己要朝天吐煙,偶像笑著說別浪費了,就把香菸從我嘴中抽走,其他同學笑著拍拍我的肩,還有一個用左手夾住矮小的我右手敲著我的腦門笑著說:「學壞了呴?」

同學的那句話和他敲我頭的動作,跟爸爸輕撫我的頭頂,慈祥的誇說你真乖是一樣的。

我的心中充滿了罪惡感,但是,被同學們喜歡,我真的好雀躍。

從那一天起,我下課會走到後排跟他們攪和,我沒有刻意壓低嬉鬧的聲音,我想昭告天下,自己現在跟他們是一掛的,為了更像他們,我學習講話帶髒字,去中華商場訂作制服,在書包裡藏菸,一起對女生吹口哨。

當我在假日和小學同學打球時,知道他們都沒抽過煙,這讓我覺得自己老練又優越。

現在的我,當然知道抽煙只是壞習慣,它既不是犯罪也不足以斷定一個人的好壞,但當我犯下這濤天大禍時,我知道某部分的自己算是墮落了,我不是壞孩子,他們也不是,我們只是想變得成熟,以為看起來像大人,就會有大人的智慧與魅力,如果抽煙看起來很蠢,我想不會有一個人想模仿的。

我不知道自己想要怎樣的形象,我就是覺得他們那樣很屌,即使我並不完全認同他們的行為,但是被心中欽佩的人喜歡真的很重要。在那個年歲會發生許多對日後影響深遠的事件,大部分男生不會說NO,於是,你在聚會時抽上人生一根煙,吞下人生第一杯啤酒,在同伴的鼓掌叫好中,你遞出了投名狀,莫名其妙的上了梁山。

在我深深瞭解這叫「群體認同」時,抽煙已經成了習慣,在聚會上吞雲吐霧是一種向友誼、向勇氣、向我們共有的過去、向突破禁忌等等行為致敬的儀式。說來好笑,男人可能終其一生都待在那間廁所裡,重複上演突破自我疆域的戲碼,只不過範圍一直拉大,從敢不敢抽煙到敢不敢一起上酒家?敢不敢忤逆老婆?

所以,男人上酒家從來不是為了粉味,至少一開始時,只是想品嚐友誼,或證明自己很行。


延伸閱讀

■  老婆,請妳先死好嗎?

■  愛情來了怎麼辦?

■  為愛情注入活水:希斯洛之愛

■  點亮愛情中的璀璨時光

■  婚禮是婚姻的第一道高牆

■  男人為什麼上酒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