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婚,但我有紅粉知己…

FacebookGoogle+LineSina Weibo

■  文字 / 攝影:夏金剛        


老婆是小我兩屆的大學學妹。

五專畢業之後,我工作了三年才重返校園當大學生,因此,她實際上比我小六歲。

在學校裡,我們互動不多,但因為聊得來,也算小有交情。

她快畢業時,不意外的對未來感到茫然,於是打了電話向我請教關於工作的事情。

學妹不但人漂亮,有禮貌、脾氣好、喜歡笑的特質,更讓我樂於幫她,所謂「個性好,貴人多」,講的就是這個道理。

職場和學校是一道巨大的分水嶺,在我這個社會人眼中,老婆的單純誠懇,顯得清新又可貴。

由於自己有五年的工作經驗,所以開始交往的頭幾年,我的角色比較像是老師,教她如何在職場上存活。像是企劃案怎麼寫容易過關、機車同事該怎麼對付、工作低潮怎麼熬之類的,從實務內容、人際關係到心理建設,我都可以使上力。

每當她聽了我的分析,佩服的對我投來崇拜的眼神那一刻,總能滿足我的虛榮心,覺得自己是個可以為伴侶指點迷津的有用男人,漸漸的,我也越來越喜歡這樣的自己,而更有自信。

此外,老婆也是頭腦靈活的女人,舉一反三的能力常讓我驚艷,現在回想起來,我當年就像一個部門主管,在偶然間發現了自己的手下竟是一匹千里馬之後,想盡全力把她調教成明日之星。

因此,我會耐心而仔細地聆聽她在公司發生了什麼事兒,問她是怎麼思考、怎麼回應,然後從中給予建議,傾囊相授。

有時,我也不免犯了天下男人愛說教的毛病,不明白老婆只是想發洩一下,在後來的日子裡我也認真學習,努力調整這一塊。

就這樣,亦師亦友的互動,為我倆奠定了日後的相處模式,也造就出深厚的革命情感。

簡單說,我們不止談情說愛,還一起攜手面對著現實世界中的諸多挑戰,比情人還多出一個戰友的關係。

在某種程度上,這麼做等於增加了和她相處的時間,如果對於伴侶在一天之中最耗心力的八小時一無所知,那不表示你錯過了另一半三分之一的人生風景?

我無法想像那樣的夫妻關係能有多親密。

如果你問我,友情會不會淡化了愛情的濃度?

不會的。正因為有愛,所以我不捨得她在各方面遭受到委屈,於是,我主動的參與關心,同時,我也開放心胸接受太太的幫助,不以「妳不懂啦!」這句話將她拒之門外,這麼一來,她也會像我一樣,因為自己對伴侶有貢獻而享有成就感,兩人的關係只會越來越深情、成熟,不太可能隨著各忙各的而稀釋。我們都知道上班有多折騰,我和老婆因為充分理解彼此的狀況,所以能夠真心為對方的工作成就喝采,也可以一起喝酒幹譙上班的鳥事,不管是愛情或工作都有商有量,如此一來,我或她都不需要另一位紅粉知己來傾吐苦水,孤獨這個詞兒自然很難在我倆之間存活。

事實上,當年這匹千里馬如今已經跑到我的前面了,變成我最倚賴的人生與事業顧問,這樣的逆轉不是很棒嗎?

很多人會說,在婚姻中,最先褪色的就是愛情,因此有「婚姻是愛情墳墓」的說法。我想那可能是因為兩人將愛情只侷限在愛情上,太關注激情的溫度,而沒有讓它進入生活中的每個層面,風花雪月總有吹散的一天,到那時,你們之間還剩下什麼呢?


延伸閱讀

■  老婆,請妳先死好嗎?

■  愛情來了怎麼辦?

■  為愛情注入活水:希斯洛之愛

■  點亮愛情中的璀璨時光

■  婚禮是婚姻的第一道高牆

■  男人為什麼上酒家?

■  關於夏金剛和陳遠如這對夫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