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我的女神:孟庭麗

FacebookGoogle+LineSina Weibo

rip

■  文字 / 攝影:夏金剛        


在孟庭麗還叫孟祥麗的時候,我便認識她了。

身為女藝人,她的一生,不曾像彗星般奪目,她散發的光彩頂多像顆稍縱即逝的流星,極為短暫的劃過了人世的天空。

我很榮幸,在她人生最璀璨的那幾年,成為她的朋友。

她是昨天走的。小年夜。

而今天是除夕,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帶著對她的回憶,走進孟家的餐廳,一起圍爐吃年夜飯,聊聊他們心中最棒又最令人心疼的女兒與大姊。

那是1993年,我大四的時候進入「安門傳播」打工,實習廣告影片製作的相關業務。

第一次看見孟祥麗走進公司時,我心中大為震動,她深邃的眼眸、挺翹的鼻梁配上臉頰幾點可愛的雀斑,活脫脫是一個西方混血美女,加上她身材高挑,氣質冷豔,真有一股后的光芒。

在片場工作時,最愛聽那些資深攝影師或燈光師逐個品評圈內美女,孟祥麗這個名字從來不會被落掉,而且總被這些看盡美女的專業人士形容為女神或天使,我這菜鳥深表認同,在一旁自是點頭如搗蒜,心中還有幾分驕傲。

正因為腦中留有她年輕時的完美印象,所以這幾天看到報章雜誌上只刊登了她年近五十的照片,真讓我感到萬分可惜,你們都不知道她有多美,而且重點是,我第一次看見她時,她可是脂粉未施呢!

後來,我才知道她是導演老闆的女朋友,比她年齡大的叫她小孟,而我稱她為孟姊。

我喜歡跟孟姊一塊兒出門,每個男人都夢想身旁有個絕世美女作伴,不只自己賞心悅目,最重要的是可以滿足男人無邊的虛榮心,每當街上男女投來艷羨眼光,我都得好用力才能保持一臉正經,壓下得意的笑,我想,大家一定會猜測我到底是何方神聖,才能帶女明星逛街吧?

請原諒我的膚淺,當年我只是一個二十五歲,血氣方剛卻又缺乏自信的大學生。

慢慢的,相處久了,孟姊女明星的亮麗外在被她性格上的優點所掩蓋。

只要有她在的地方,大包小包的零食小吃,總讓不管在公司裡或片場中的拍攝團隊,哀嚎著吃不下了啦!

也許她是家中長女,與生俱來一種照顧人的大姊風範,所以在我習慣她長這麼美之後,我依然很喜歡這個女生,甚至,我想學習她的大器、爽朗的笑聲,以及最重要的,為什麼她走到哪裡,大家都熱情的叫著小孟小孟,而她也不管對方是客戶、導演或是小小場記,全都一視同仁的給予溫暖,毫不吝嗇。

此時,我對女明星這三個字的認知,已經完全被她顛覆了,以前認為她們嫌貧愛富,驕縱又難搞,沒內涵只關心自己外型等等,如今我看見了,就算孟姊沒有明星的容貌,她的親切、善良、熱心、海派一樣有魅力,她的存在常讓身邊的人如沐春風。

隨著我們越來越熟,她也向我訴說了許多不如意之處,好比愛情似乎不會有結果,試鏡機會多但老在最後關頭被刷掉,她卡在一個不上不下又不知道該怎麼突破的窘境。我是一個經驗至上論的保守魔羯,我敬她有個「姊」的地位,覺得她經歷過的風浪絕非我能想像,所以我只能聽,無法扮演從旁建言的睿智依靠。

如今,四十七歲的我回想起當年,多了不少心疼在其中,畢竟她才二十八歲呀,不就是個對未來徬徨的女孩嗎?

再一次,她在我心中的形象又扭轉了,走下舞台離開了鎂光燈,她就像你我一樣,累了時渴望有個可靠的肩膀,事業能更上層樓,不要為經濟煩心的平凡人。

至此,我才發現原來女人的美麗並非萬靈丹,世人總以為美女就會所向無敵予取予求,殊不知,美麗如孟姊,對於如何掌握男人心,並沒有特別的優勢,佔不了丁點便宜。

當時,我覺得她是一個專情的烈性女人,而深表尊敬。但是隨著年歲漸長,我發現她處理愛情的方式太傻了,她只會一個勁兒的付出,毫不保留,因此,「對自己不夠好」成了她一生最重大的標記,關於這一點,不只是愛情,在她的工作態度上也清晰可見。

演員是一份艱難的職業,那並不是付出努力就有等值回報,漫長的等待出頭,出頭後有著超長的工時,永遠躲不掉觀眾喜新厭舊的壓力。由於曾經近距離陪著孟姊體驗過這樣的處境,從此我對於從事幕前演藝工作的人,多了尊敬與憐惜,不管成功與否,他們都得付出極大的代價,就算好不容易風光了,在他們的心中也不容易有踏實的安全感,失去舞台與觀眾喜愛的恐懼將如影隨形的伴隨一生,那是一般上班族完全無從想像的可怕世界。

從光芒萬丈的女明星到一個為生活為愛情而奮戰的平凡人,認識孟姊各個面向的過程讓我成長,讓我變成一個不容易被表象上的光鮮亮麗左右,而深入去關心一個人所面臨的真實挑戰是什麼,這份特質讓我成為一個溫暖的男人,我要謝謝妳,孟姊。

隨著我離開廣告圈,兩人就遠了,偶而會在報上讀到她的新聞,多是篇幅不大的負面消息,我非常希望她大紅大紫,揚眉吐氣,找到幸福歸宿,但令人遺憾的是,「她想要的,從來得不到」。最後一次看見她,是2007年夏天,我去林森北路的欣欣大眾影城參加「料理鼠王」的媒體試映會,散場時,我們的眼神隔了人群交會上,孟姊已經失去昔日的美麗,但看見我的欣喜眼神,我記憶猶新,我想上前跟她講話,卻又有點猶豫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見她被四、五個媒體記者包圍了在採訪,看見這一幕,我很放心的離開了,覺得,她還是可以博得媒體青睞,真有妳的。

原本以為,十幾年沒見,交情早就淡了,沒想到,孟姊的離開比我想像的更讓我難過,不過,看見報紙上所有人緬懷她時,提及的特質都跟我當初認識她時一樣,可見她始終如一,從不被困頓的生活扭曲了善的一面,我很尊敬她這份堅持,我想起某一天她為了籌備服裝秀,來我家借CD,我們大聲聽著音樂,徹夜長談,那時她的笑容中是找不到一絲烏雲的,孟姊,我想現在的妳,又重現了過去的爽朗和美麗吧!

相關報導

孟庭麗辭世 死神拔河煎熬12天


延伸閱讀

■  老婆,請妳先死好嗎?

 關於夏金剛和陳遠如這對夫妻

■  愛情來了怎麼辦?

■  為愛情注入活水:希斯洛之愛

■  點亮愛情中的璀璨時光

■  婚禮是婚姻的第一道高牆

■  男人為什麼上酒家?

■  我已婚,但我有紅粉知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