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抓寶可夢時,別錯過北投加賀屋前真正的謎獸

FacebookGoogle+LineSina Weibo

kagaya

■  文字 / 攝影:夏金剛    ■  模特兒:游燕君Vicky    ■  妝髮造型:陳嫚嫚    ■  影像紀錄:Amy Wang 


要不是綾乃小姐,我以為「日勝生加賀屋」就只是一間溫泉旅館。

現在我知道,脫下旅館這層外衣,她是一間細膩動人的美術館,一位宣揚日本文化的使臣,也是我遇過最熱情周到的主人家。

請跟我一起走進蟬聯三十四年日本旅館冠軍的加賀屋,首次在海外開設的分館,體驗一趟奢華的知性之旅。

日勝生加賀屋(後稱加賀屋)位在台北市北投區光明路上,從新北投站走來只要六分鐘。不過,加賀屋為了體貼搭乘捷運而來的旅客,特別把接駁專車設在新北投站的前一站「北投站」,如此一來,客人便省去轉換月台時上下幾十級階梯的辛苦與長達十分鐘的等車時間。

出了北投站右手邊,印有加賀屋商標的TOYOTA七人座銀色休旅車已在路旁等待。加賀屋是全台灣最頂級的溫泉旅館,因此在上車的同時,我彷彿感覺到路人用羨慕的眼神說著:「哇!這是一個有錢人,他住得起加賀屋也!」

在無聲的竊竊私語中,我收斂笑容,擺出一副早就習慣奢華人生的死德性,昂起下巴走入車內。

虛榮的滋味真讓人上癮…

不過,等我問了司機以後才明白,原來,專車不只接送像我這樣一泊二食的住客。只要你來加賀屋消費,不論是泡湯、吃飯或喝下午茶,就算只有一個人也可以預約。甚至離開時,飯店也樂於送你回北投站,每半小時一班,只要先在大廳櫃臺登記就可以了。最重要的是,接駁服務全部都是免費,非常貼心。

短短五分鐘,屁股還沒坐熱,加賀屋高聳的身影便出現在微斜的山坡上。

距離飯店大約還有十公尺時,六、七位穿著深藍色和服的女性站在飯店入口車道旁,維持著鞠躬的姿勢動也不動地列成一排。

一開始,我覺得新鮮,但是,鞠躬時間未免太久了,彷彿敬我為出巡的天子,我開始坐不住,隔著車窗忍不住想回禮,我只是一介草民沒那樣金貴啊!她們一直等到專車停妥才收起鞠躬禮,其中一位上前幫我開車門,我一下車,所有人又再次深深一鞠躬,整齊劃一的說歡迎光臨!如此盛大隆重的迎接陣仗,別說台灣了,我在國外的七星級飯店也少見。

而且,每次鞠躬的時間,都比你覺得「可以了」還多上幾秒,這讓我內心有些歉疚,感覺自己配不上這種禮數,她們過度尊敬我了。在真正踏進加賀屋之前,就享有貴賓級的禮遇,不禁讓我對未來的住宿體驗充滿期待。然而,這毫秒之差的小題大作,可說是加賀屋所有服務的基礎,對於細節上的講究與細膩總是超過你習以為常的世界,於是我在這兒的兩天一夜,真如國王一般被寵壞了。

幫我開門的女性親切對我說:「您好,我是您的管家綾乃,Ayano。」加賀屋的專屬管家服務,天下聞名,從此刻下午三點入住到明天上午十一點退房之前,我的任何需求都成了綾乃使命必達的任務。從另個角度來說,綾乃的言行舉止,也成為我對加賀屋最主要的印象。

此時,眼角餘光發現另外兩位管家去後車廂幫我搬行李,怪了,怎麼一個男壯丁都沒有?我忙不迭的趕上前說行李很重,我來,我自己來。而且,今天的氣溫只有攝氏10度,我穿著羽絨外套還冷不防打顫呢,她們身上的和服夠暖嗎?綾乃笑說加賀屋的管家都很強壯,而且不管風吹日曬,酷冷爆熱,都要站在門口迎賓。她隨即搖搖手說:「大丈夫~大丈夫(日文:沒問題的)。」即使明白此乃日本文化下的產物,但是看著身形單薄、姿態婉約的女性扛著沈重的行李箱,對於在女系天下長大的我來說,真是過意不去。

在一樓下車後,綾乃引領我右轉走到路的盡頭,接著左轉穿過一道自動玻璃門,進入室內再左轉一次搭乘手扶電梯上二樓。經過這三轉,我發現辦理入住手續的二樓大廳不就在下車地點的正上方嗎?既然如此,何不像一般飯店,旅客下車就直達大門呢?嗯,這條動線有問題。

我心中的疑惑,直到第二天早上,聽了綾乃所主持的館內藝術導覽後才解開。

下車右轉直走到底這條路,會穿越兩隻石獅子雕像,石獅背後各有一盞透出橘色光暈的紙燈籠,上面寫著日勝生加賀屋。顯而易見的,這裡是加賀屋的入口,且慢,純日式的旅館為什麼擺上中國的石獅子呢?

原來,祂們並不是獅子而是狛(發音破)犬,狛犬又稱高麗犬或天狗,是日本神社的神獸。因此,跨過兩隻石狛犬中間那道隱形的門檻,象徵著你已進入神力籠罩的「結界」,在此聖地中人們得到庇佑,百毒不侵邪靈勿近。意即旅客來到加賀屋,凡間的塵囂繁雜瑣碎就此隔絕於此門之外。

我很喜歡這樣的暗喻,那讓我化身為神隱少女裡的眾神,走進湯婆婆開設的溫泉旅館「油屋」,盡情泡湯享樂。

至於進入室內左轉上樓這一段路,寓意更深。

此刻,你滿心期待加賀屋帶給你的體驗。踩著電動手扶梯緩緩上昇的時候,眼前的景物變得模糊恍惚,耳畔傳來日本傳統樂器三味線的叮咚演奏,在揉眼睛的同時,腳下的鋼製階梯況盪況盪的激烈搖晃著,你還來不及反應,它已經變成了光可鑒人的木地板。左手邊原本可以看見北投公園茂密枝葉的大面落地玻璃,此時由下而上霧化成一排不透明的紙格子窗。接下來,三味線的演奏聲、鬧酒的吆喝聲越來越清晰,空間裡甚至傳來能樂裡簡潔有力的一聲喏。在昏黃的燈光下,迎面走來兩位打扮妖嬈的藝旦對你嫣然一笑,你不禁失了魂,眼神追著她倆的芳蹤,就在此時,你看見一面鏡子,鏡中的自己穿著英挺戎裝,是一位神氣的日本高階軍官。你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驚慌的跑到室外,前方雖然依舊是煙霧裊繞的北投溪,但沒有路燈的街道卻被上百家溫泉旅館、日式料理亭的燈光照耀的宛如白晝,街上滿是身穿浴衣腳踏木屐的男男女女,你回頭一看,加賀屋從十六層的大廈變成一棟木造平房,前方豎立著招牌,上面寫著「天狗庵旅社」。

原來,這是商人「平田源吾」(1845-1919)在1896年所創立的天狗庵,台灣第一家溫泉旅館。當年,平田源吾抱著淘金夢來到台灣,沒想到命運跟他開了個玩笑,老天爺賜給他一身病痛。滿腔的雄心無奈轉向探究養身之道,他來到北投,發現了溫泉,也治好了身體,於是他決定定居於此,並開了天狗庵溫泉旅館。

他並不知道在1896年之前,台灣原住民、荷蘭人、西班牙人都將溫泉視為毒水,平埔族的凱達格蘭人甚至以「女巫」命名此地。他更不知道,自己創建的天狗庵,永遠的改變了北投,日本的泡湯文化正式傳入台灣。

「天狗庵」開業後生意興隆,吸引一家家溫泉旅館如雨後春筍般成立。日治政府為了方便人們從台北直達北投泡湯,甚至在1916年4月築起北投支線鐵路。於是,北投從荷蘭治台時代的硫礦交易中心,搖身一變成了休閒娛樂重鎮直到今天。雖然,天狗庵影響了北投往後一百多年的風土人文,但如今卻只剩兩根由卵石堆成的柱子與幾階石梯,孤單淒涼的倚靠在加賀屋嶄新的現代建築旁,其位置,就在手扶電梯的正後方,這表示,在兩個不同的時間中,你和一百多年前的日本軍官或政商名流,懷著相同的心情與目的,在相同的空間往同樣的方向走。

所以,這整段路是不是迂迴的帶你從一百多年前的天狗庵走到了今天的加賀屋,從台灣第一家溫泉旅館到台灣第一家純日式溫泉旅館,天狗庵顛覆了北投自中國元朝以來五百年的既定形象,加賀屋則試圖以最正統的日式旅館承接此一基地所擔負的神聖使命,繼續將日本溫泉文化發揚下去。我想,也只有蟬聯日本冠軍34年的加賀屋,才夠資格扛下此一任務。平田源吾的人生轉彎促成了北投轉彎,因此,山本勝昭建築師這連三轉的設計,不但讓難解的狹長型基地與北投景觀連結,更在精神上提點旅客人生多變。最重要的是,我們在走進新北投區光明路236號的同時,也不忘緬懷芝蘭二堡北投庄73番地與當年盛極一時的風華。(待續)

日勝生加賀屋北投溫泉度假飯店

電話:886-2-2891-1111

地址:台北市(11246)北投區光明路236號


【延伸閱讀】三二行館完全體驗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