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飯店遇上怪事,怎麼能算旅遊部落客?

FacebookGoogle+LineSina Weibo

身為旅遊部落格,一個人住飯店乃家常便飯,多年來也沒碰上什麼怪事,直到在韓國京畿道…

■  文字 / 攝影:夏金剛  


2015年7月,韓國MERS疫情(中東呼吸症候群)漸漸由盛轉衰。

為了拯救受創的觀光,「京畿道觀光公社」和「韓亞航空公司」特別組織起一個考察團,希望藉由媒體的報導,見證韓國安然無恙,歡迎台灣民眾安心造訪。

當我收到考察團的邀約時,內心有點猶豫,MERS是致命病毒,韓國真的安全嗎?

但最後,抵不住好奇心作祟,一心想拍攝瘟疫過境的末日景象,而決定前往。

沒想到答應對方之後,八十六歲的父親在三週內連掛了兩次急診,健康和意識,一天比一天糟糕。

眼看出發日將近,我越來越擔心不在家的五天四夜,會不會錯過父親的最後一面。

臨行前,我坐在父親的病榻旁,握著他的手跟他講話,最後親了親他的額頭,不捨的說爸爸再見,你一定要等我回來喔。

帶著掛念老爸的憂慮,8月4日一早,提心吊膽的飛去了京畿道。


沒想到,旅途才開始,就出現一個阻礙我準時回家的變數。

氣象局報導,中度颱風蘇迪勒,侵襲台灣的機率大增,若按行徑時間推算,回家那天可能剛巧碰到颱風。

除了祈念颱風轉向,我什麼也不能做,只可惜事與願違,蘇迪勒來定了。

8月7日,回家前一天,韓亞航空總公司下令取消航班。

不用在顛簸的氣流中冒險降落,固然讓人鬆了口氣,但要在韓國多留一天,我心裡卻有點疙瘩…

不祥的預感冉冉升起,冥冥中,這會是怎樣的安排呢?

韓亞排定8月9日一早的班機返台,凌晨四點半就要集合,我決定速速關燈就寢。

發生故事的房間

不曉得睡了多久,一陣像是兩塊金屬彼此刮搔的咖啦聲響,清晰的傳進我的耳裡。

我實在好睏,再怎麼勉力,眼皮仍是撐不開,直到我慢慢辨認出那咖啦咖啦好像是開鎖的聲音,我才警覺是有人要進我房間。

接下來我又聽到兩名男人在對話,聲音之近,就像在我的枕邊。

「房裡可能有賊!」

我立刻睜開眼睛,沒想到,室內的每一盞燈,連桌上的檯燈都被打開了。

我百分百確定,睡前已經關掉所有燈,這是個人習慣,絕對不可能記錯。

是誰開的燈?

環顧室內,一個人影也沒有,門上的鍊條、窗戶的開關也都牢牢鎖著。

出國那麼多年,終於在旅館裡撞邪了,這樣算是稱職的旅遊部落客了吧?

但這無厘頭的想法稍縱即逝,另一個想法隨即排山倒海的壓往胸口,讓我快要不能呼吸。

「完蛋了,一定是老爸走了,他是來看我的。」

我連忙拿起床頭櫃上的手機,卻猶豫了好久好久,才鼓起勇氣打開畫面…

心臟碰碰跳著……呼,還好,沒有未接來電。

雙手微微顫抖……呼~LINE上也一片風平浪靜。

我知道,打個電話回家就可以水落石出,但我選擇逃避,害怕無法承受那份哀傷,況且,離家1450公里,我又能做什麼呢?

此時,開鎖的聲音再次傳進我的耳朵,我踱到窗口,發現樓下黑暗的庭院裡,有兩個男人,一個用著手電筒打光,另一個試圖用鑰匙打開某個看似電箱的灰色金屬盒子。

這夜晚好安靜,難怪開鎖聲、講話聲,近在耳畔。

仁川國際機場

凌晨四點半,我們一行人呵欠連天的從飯店出發,就著清晨的微光來到了仁川機場。

在韓亞航空貴賓室吃著早餐時,我不經意的說:「昨天半夜,我可能碰到不乾淨的東西了…」

沒想到,好幾人一聽我講完便露出餘悸猶存的表情,並以一種飽受驚嚇的高亢語調說,

「我昨天洗澡的時候,燈忽然熄了…」

「我好害怕,嚇得衝到隔壁房敲門,可是連走廊也全暗的…」

「那時我還沒睡,忽然停電變好黑,又有人來敲我的門,嚇死我了…」

我渾身起了雞皮疙瘩,天啊,好猛的阿飄,竟然一次驚嚇了不同房間的這麼多人!

擅長韓語的張莉英聽著我們七嘴八舌,又好笑又好氣的問道:「你們都沒看到桌上那張公告嗎?」

韓亞航空貴賓休息室

「什麼公告?」

「飯店凌晨一點到兩點要停電整修設備啊!」

「吼,誰看得懂韓文啊?」

原來是這樣。其他團員們因為停電而感受到恐怖,我卻因為兩點鐘電來了,滿室大亮而被嚇醒。

雖然是烏龍一場,但在那當下,我們都相信碰到了人生第一次的靈異事件而全力以赴的害怕著。

我趕緊發LINE回家,老婆告訴我,家裡一切都好。

父親在韓國之行結束後,又過了十八個月才離開,如今出國在外,總有那麼點期待房間忽然在半夜燈火通明,我相信這一次,肯定是老爸來看我了。

最後,Value Hotel Worldwide High End並沒有鬧鬼,是一家非常舒服的飯店。

凌晨四點半,和我一樣飽受驚嚇的難友們

 

評論